<p id="sctte"></p>
      <acronym id="sctte"></acronym>
    1. <td id="sctte"></td>
      <p id="sctte"><strong id="sctte"><menu id="sctte"></menu></strong></p>

      <table id="sctte"><strike id="sctte"></strike></table>

        1. <acronym id="sctte"></acronym>
          <tr id="sctte"><label id="sctte"></label></tr>
          <acronym id="sctte"><strong id="sctte"></strong></acronym>
          <p id="sctte"></p>
          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基層動態 正文

          地標 在世界屋脊建成——七院承建拉薩群眾文體中心工程記

          發布時間:2014-07-25    信息來源: 中國航天科工七院




            今年5月18日,第38個國際博物館日,一座全世界獨一無二的牦牛博物館在拉薩隆重剪彩,開門迎進第一批參觀者。

            牦牛博物館是拉薩群眾文化體育中心最早亮相的一個主場館,整個文體中心項目已經進行了三年,預計今年10月竣工交付。

            當天拉薩天氣一如往常晴朗得令人心醉,映襯著開館現場很多人的心情,他們一直在為博物館的建設默默工作。一批藏族干部群眾全身心投入展廳的設計和策展,有內地商人停下生意志愿去西藏各地搜集藏品,北京援藏干部則一手促成了博物館的誕生。

            中國航天科工七院拉薩項目部的工作人員也在其中。作為項目設計和建設管理單位,歷經三年多,七院將這個西藏迄今最大的援藏工程從設想變為了現實。

            而1個月后,拉薩文體中心項目部項目經理李功德,作為文體中心建設管理單位代表,獲得了北京援藏指揮部頒發的先進工作者榮譽稱號。文體中心作為北京援藏20年來的重要成果,在表彰大會上被著重介紹。不論是西藏自治區還是首都北京派駐高原的援藏指揮部,都對航天建設做出的貢獻高度肯定。

            一項工程,三重意義

            拉薩文體中心坐落于拉薩市西南部的柳梧新區,包括體育場、體育館和牦牛博物館一場兩館,規劃用地面積25萬多平方米,總建筑面積5.2萬平方米,可容納兩萬余人。

            文體中心的總體設計理念是牦牛眼和牦牛角。橢圓形的體育場取意牦牛眼,弧形排列的體育館、室內廣場和牦牛博物館組成牦牛角,環繞在體育場的一側。這個獨特的設計出自七院第四設計分院。分院院長助理謝昆說,正是由于精巧地融入了牦牛因素,加上設計的靈活性,使得他們的設計方案被一眼挑中。

            文體中心標準化的體育場和體育館將是目前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綜合性體育場館,可以滿足全國單項比賽和地區性比賽要求。

            牦牛博物館不僅可以進行文物展出、陳列儲藏和文化教育,更重要的,它還承載著藏族人對牦牛的信仰。博物館目前收藏著2000多件各具特色的牦牛文物和藝術品,鎮館之寶是一只金絲牦牛頭標本,據說金絲牦牛全世界只在西藏阿里地區存活著100只左右,極為珍稀。在博物館二層展廳里,懸掛著一副題字:沒有牦牛就沒有藏族,有牦牛的地方就有藏族。足見牦牛之于藏族的神圣意義。

            文體中心項目總投資7.35億元,由對口援建拉薩的北京市全力承擔。在全國援藏項目中,拉薩文體中心也是迄今為止投資最多、規模最大的一個,它的建成,填補了西藏沒有現代化大型體育場所的空白,也將成為拉薩與北京情誼的見證。

            可以說,這個項目對于西藏不僅具有社會意義,還有政治意義,以及精神意義。

            七院承擔的這個項目,意義不可謂不大,而實施難度也堪稱挑戰。

            高原項目,一步一坎

            直到設計方案中標之后,七院的設計還進行了多次大幅度的修改,四分院總工程師欒天雪說,這在七院以前的工程項目中并不多見。

            原因在于,當地的地質情況遠遠比他們預想的復雜。文體中心的規劃用地位于拉薩河的山前沖積扇地帶,直到很深的地下都是液化土層,沒法直接打地基建樓;而且地勢東南高西北低,高差達到十幾米。打個形象的比喻,就是一碗傾斜的粥。

            2011年8月項目奠基,到了10月,專程從天津請來的地質專家操刀的勘查報告才出爐,隨后四分院的設計師立刻開始修改方案。數易其稿后,最后的解決方式是決定打下400多根樁基,并將高差與體育場的兩層結構結合起來,避免了大規模填地或掘地。“設計是基礎,所以花了很多時間,但我們最后的設計應該說是很成功的。”欒天雪說。

            到了工程實施階段,讓人頭疼的則是拉薩基礎設備和材料的短缺。由于拉薩大型工程不多,大多數項目所需的建材本地都嚴重短缺,鋼筋水泥等基礎材料尚且不夠,各種大型設備更是無處可尋。

            于是打樁機、強夯機等設備要從青藏鐵路運來,梁管、斷橋鋁等材料則是由汽車發自重慶。每年年底到次年3月,高原很多路段地面結冰;6~9月份雨季時,綿延不絕的山路又有塌方的危險,僅僅材料進藏一項就困難重重。

            七院項目管理團隊2011年7月到達拉薩,為項目奠基和開工作準備,但正式開槽動工時已是2012年的6月,其間設計施工人員應對了許多計劃之外的難題。

            三年之旅,意在長遠

            在項目施工過程之中,四分院設計團隊還多次前往拉薩,指導工程實施和修正方案。

            “我們總是一下飛機就拖著箱子去現場,都沒有休息一下緩一緩的時間。有些同事惦記著項目,到了工地就要去一線,邁著大步爬個坡就喘不上氣了。”欒天雪回憶,整個拉薩項目進行過程中,身體與高原反應的對抗,也是一個特殊的難題。

            拉薩項目部副經理屈會超是團隊中駐扎拉薩時間最長的人,在西藏工作整整三年后,他已經學會了在西藏的生活方法。“剛來的時候,走路一快就氣喘吁吁的。”而現在,他已經適應了西藏的步行節奏,也習慣了這里的生活節奏。

            青藏高原晝夜溫差大,早晚溫度很低,氧氣尤其稀薄。溫度一低,施工現場的建材上就容易生露珠,不便于工作。因此,在拉薩,每天施工時間比高原下面要少幾個小時,這也是項目持續時間過長的一個原因。

            七院的拉薩項目部人數很少,5位來自總承包部,四分院設計代表不定時前往拉薩??偝邪康墓ぷ魅藛T一直在項目一線,“不去拉薩,也會去其他地方,在北京的時間總之很短。”屈會超談起在拉薩的三年差旅生活,態度相當豁達。

            拉薩文體中心項目為七院叩開了西藏市場的大門,并且這一聲扣得很響亮。目前,七院已經注冊成立了拉薩設計分院,并承接了拉薩的采暖改造等民生工程。成功締造拉薩地區新的城市地標后,航天建設未來在雪域高原的市場值得期待。(文/ 倪偉、郝振山)

            

          国产精品无码久久综合网

              <p id="sctte"></p>
              <acronym id="sctte"></acronym>
            1. <td id="sctte"></td>
              <p id="sctte"><strong id="sctte"><menu id="sctte"></menu></strong></p>

              <table id="sctte"><strike id="sctte"></strike></table>

                1. <acronym id="sctte"></acronym>
                  <tr id="sctte"><label id="sctte"></label></tr>
                  <acronym id="sctte"><strong id="sctte"></strong></acronym>
                  <p id="sctt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