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sctte"></p>
      <acronym id="sctte"></acronym>
    1. <td id="sctte"></td>
      <p id="sctte"><strong id="sctte"><menu id="sctte"></menu></strong></p>

      <table id="sctte"><strike id="sctte"></strike></table>

        1. <acronym id="sctte"></acronym>
          <tr id="sctte"><label id="sctte"></label></tr>
          <acronym id="sctte"><strong id="sctte"></strong></acronym>
          <p id="sctte"></p>
          當前位置: 首頁  >  航天關注 > 正文
          商業航天:玻璃門內外合力推動
          發布時間: 2017-03-14     文章來源:中國航天報

          已經沒有人否認,航天走向商業化、社會化是大勢所趨。問題是,傳統“航天圈”外的躍躍欲試者能以何種姿態、在怎樣的時機進入?

          全國兩會期間,民營企業家對于商業航天的呼吁近年不斷出現。

          今年,全國政協委員、漢能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李河君提交提案,建議國家完善商業航天政策法規、標準認證體系等,進一步向民營企業開放航天產業項目信息、科研平臺、技術研發、元器件及新材料市場等。

          去年,全國人大代表、小米科技董事長雷軍表示希望鼓勵民營資本進入商業航天領域。

          全國政協委員、百度公司董事長李彥宏也曾于3年前提交提案,呼吁簡化航天活動審批流程,支持民營企業開展火箭、衛星等的研制、生產和發射業務。

          商業航天,隱隱有“風口”之相。

          創新之必要:

          航天發展的必要補充

          一邊在呼吁,一邊已經在實踐。

          “商業航天已經不僅是一個概念,而是實際的發展方向。”全國人大代表、中央軍委裝備發展部副部長張育林說。

          航天事業因為風險高、投入大,起初是完全由國家主導。但經過幾十年發展,工業基礎已經較好、技術相對成熟、應用更加廣泛,逐漸具備了產業化、商業化的條件。

          近年來,我國已有民營企業研制的衛星成功發射并投入使用,專為小衛星發射研制的小型運載火箭也投入了市場。

          “隨著電子技術、通信技術的發展,小衛星發射需求很旺盛。”全國人大代表、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四院型號總設計師胡勝云認為,利用小衛星組建太空互聯網、發展地圖應用,甚至開展太空旅游等等,都必須降低成本,不能按照國家工程的方式去做。“這種新模式,實際上對創新驅動發展是非常有好處的。”

          胡勝云認為,商業航天是作為國家工程的航天事業的重要補充,利用的是社會資本,面向的是大眾市場,可以充分調動起全社會的資源和能力。

          在整個產業鏈上,社會力量可以以多元化的方式參與商業航天。“商業航天不應該僅僅理解為民營企業制造衛星和火箭,應該關注投入和經營多樣化,民營企業還可以以融資等方式參與進來。”張育林說。

          經濟之必要:

          “錢景”看好的新興產業

          在民營企業躍躍欲試的同時,地方政府也在積極參與商業航天,其訴求一是推動產業結構高端化轉型,二是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

          去年8月,武漢市政府和中國航天科工在武漢合建的商業航天產業基地通過國家發改委批復正式開建,優先發展新型運載火箭及發射服務、衛星平臺及載荷、空間信息應用、地面及終端設備制造四大產業,帶動和輻射上下游產業發展。

          “我們把商業航天放在戰略性新興產業的位置,這是一個迭代的產業體系。”全國人大代表、武漢市市長萬勇說。

          作為產業化項目,政府不能不關注商業航天的經濟價值。萬勇認為,商業航天最重要的經濟價值在于落地后的應用,“周期不能太長,要在很短的時間建立小衛星系統,實現盈利。”

          第一個商業航天全產業鏈產業基地具有示范意義,其運行狀態事關社會對商業航天產業的信心。到2020年,武漢以商業航天產業基地為龍頭的航天主導產業產值計劃達到230億元,培育規模以上航天及相關企業150家。

          據美國航天基金會《2015年航天報告》統計,目前全球航天經濟總量約3300億美元,其中商業航天產業占比高達76%。

          張育林認為,經過幾十年的技術探索和產業開拓,航天已經由純科技活動轉向經濟活動,“航天最終屬于經濟活動領域,需要靠商業運作產生效益,我們才剛剛起步。”

          改革之必要:

          管理松綁與技術開放

          當前,社會力量對于商業航天的呼吁,一方面聚焦改革管理體制,開放社會力量進入航天領域的渠道;一方面希望能開放相關技術,加速民營企業航天技術的提升。

          李彥宏建議國家主管部門通過政策修訂簡化火箭、衛星等的研制、生產與發射審批流程,并推動航天事業對民營企業的技術和人才開放。

          “商業航天不是一個技術問題,而是一種商業模式。”李河君認為,目前民營企業想利用自身技術和產品優勢參與到航天產業鏈中,在政策、信息、渠道、技術研發共享平臺等方面,尚存在諸多“玻璃門”“彈簧門”“天花板”。

          “誰來投資、做什么項目、以什么形式做,商業模式的創新是決定性的。”全國人大代表、航天科工二院黨委書記馬杰說。

          胡勝云研究發現,美國對私營航天企業從政策、技術、合同、發射場四個方面給予重要支持。美國宇航局和美國空軍對私營航天企業進行了大量的技術扶持和轉移,SpaxeX公司就從中受益匪淺。

          “美國宇航局是國家機構,產生的技術本來就應該服務社會。按道理,我們國家投入資金發展的航天技術,也應該社會共享,但我們的體制還做不到。”張育林說,“我們希望總有一天,航天產業能夠實現商業化。”

          據全國人大代表、國家國防科工局探月工程三期總設計師胡浩透露,我國“航天法”已經列入全國人大立法計劃,正在研究中。其目的之一就是在航天產業越來越走向開放時,如何使其合理合法順暢發展。(文/倪偉)


          国产精品无码久久综合网

              <p id="sctte"></p>
              <acronym id="sctte"></acronym>
            1. <td id="sctte"></td>
              <p id="sctte"><strong id="sctte"><menu id="sctte"></menu></strong></p>

              <table id="sctte"><strike id="sctte"></strike></table>

                1. <acronym id="sctte"></acronym>
                  <tr id="sctte"><label id="sctte"></label></tr>
                  <acronym id="sctte"><strong id="sctte"></strong></acronym>
                  <p id="sctte"></p>